吴晓滨回应:为什么离开辉瑞?加盟百济神州第一天干了啥?能为其带来什么?

E药经理人 1723阅读 2018-05-03 10:14

吴晓滨回应:为什么离开辉瑞?加盟百济神州第一天干了啥?能为其带来什么?

5月2日上午7时20分,百济神州官方发布任命消息,刚从辉瑞离职的吴晓滨正式被任命百济神州中国区总经理兼公司总裁。

当这条信息在朋友圈疯狂刷屏时,吴晓滨正在前往百济神州位于国贸的办公室。今天,是吴晓滨履职百济神州的第一天,百济神州为其安排了一次颇为隆重的见面活动。大概在9点左右,吴晓滨正式步入了他的下一站。

根据安排,在上午10点,吴晓滨会在百济神州创始人欧雷强的陪同下,与公司全体员工见面。在见面会上,吴晓滨向公司员工就其自己的使命与要带领百济神州走向何方进行了阐述。当然,这个全体见面,分为线上线下,除了北京的员工之外,广州、苏州等外地员工则通过线上会议的形式参与了此次见面会。

无论是吴晓滨离开辉瑞,还是加盟百济神州,都在医药人朋友圈刷了屏。在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行业依然会有几个问题想去了解,第一是吴晓滨为何会从辉瑞离开?第二是其加入百济神州,能给这家创新公司带来什么?

在参加完百济神州内部会议后的上午11时,吴晓滨接受了E药经理人采访,就业界关注的问题进行了作答。

1

为什么会离开辉瑞?

当吴晓滨离职辉瑞的消息被公布,医药圈各种微信群里的一些人对其离职原因进行了诸多颇有想象力的猜测,有人言道吴的离开是外企衰落的开始,理由是辉瑞这么好的公司吴都没干劲了,还要去自我创业。

当E药经理人将为何会离开辉瑞这样的问题抛给吴晓滨。他说,“在MNC中,辉瑞已经做到了第一,无论是运营管理,还是团队战斗力都已经十分强,各方面也比较完善,对我个人来说,挑战相对较少,因此选择一个更具挑战力的职业跑道,对我是更加有意义。”

在回答完E药经理人抛出的问题后,吴晓滨还表示,当前中国在创新领域各种条件已经开始成熟,立足于中国的创新已经成为了大势所趋,无论是人才、资本、政策还是市场需求,都在预示着,中国的创新研发正在步入收获期。

其实,对于大多数的实业成功者而言,当进行职业赛道进行变更时,摆在第一位的选项是其看中的行业趋势。所以,对于吴晓滨这样的成功者,其离职,会有很多选择,但至于去做什么,并非一定是有“隐情”,而是他已经有了方向。

2

能给百济带什么?

要看吴晓滨给百济神州带来什么,我们需要先来看看百济神州需要什么。

百济神州是一家处于商业化阶段的生物医药研发公司,其目标是成为分子靶向药物和免疫肿瘤药物研发,及商业创新领域的全球领导者。在其业务中,目前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在研产品;第二部分是从新基获得三个已上市产品。

在研发层面,目前百济神州目前拥有三款处于临床后期的在研候选药物。

Zanubrutinib(BGB-3111)是一款在研小分子BTK抑制剂,其作为单药和与其他治疗手段进行联合用药,以针对多种淋巴瘤的注册性临床试验正在全球和中国广泛开展。

Tislelizumab(BGB-A317)则是一款在研针对免疫检查点受体(PD-1)的人源化单克隆抗体,目前其注册临床试验正在国内进行。

另外,还有一款针对PARP1和PARP2靶点的在研小分子抑制剂——Pamiparib(BGB-290),目前该产品正处于关键性临床试验阶段。

其中,2017年7月,百济神州与新基达成战略合作,向后者转让了BGB-A317在美国、欧洲、日本和亚洲以外的其他地区的实体瘤开发和商业化的独家权益,保留了在亚洲(除日本外)开发和商业化tislelizumab用于治疗实体瘤的权益,以及用于治疗恶性血液肿瘤和进行内部组合疗法的全球范围权益。

在产品层面,百济神州获得了新基在华获批药物注射用白蛋白紫杉醇、瑞复美和维达莎的独家授权,并接管了新基在中国的运营团队。自去年9月开始百济神州正式开始进行新基产品的销售。

从百济神州发展的阶段来讲,目前,一方面是需要将新基获得的产品加快商业化,增强销售能力;另一方面百济急需构建产品上市后的体系,包括生产、政府事务、准入、市场等各方面,为接下来的产品上市做准备。

在今天,百济神州发布的通稿中,其创始人欧雷强表示,“吴晓滨博士在中国建立与运营组织架构方面屡获成功。强大的领导能力使他能够建立杰出的团队,带给患者切实有效的疗法,并为公司带来卓越的业绩。这些将为百济神州下一阶段的发展带来至关重要的助力。”

关于在百济神州接下来有如何提升新基产品销售能力,整体竞争力的提升,吴晓滨表示,今天刚来公司第一天上班,更多细节问题需要在接下来的时间中进一步探讨和明确。

不过,吴晓滨表示,作为百济神州,希望能够让中国创新走向全球,将其打造成中国医药领域全球化的旗舰企业,如同IT界的阿里、腾讯、华为等。现在的目标就是,建立一个团队,为了共同使命奋斗,共同努力把中国生物医药在全球打响。

至于能给百济神州带来什么?吴晓滨表示,其将与百济神州一起成长,利用自身在业界中的支持,以及在医药行业的经验,在全球工业界的关系,尽自己最大程度贡献公司的成长。

3

MNC高管的尽头在何方?

关于跨国药企高管回到本土企业的案例越来越多,也算不得什么新鲜事物,不过,吴晓滨这种级别的称得上“前无古人”,开了先河。此先例一开,会不会接下来越来越多高层级的管理者进入本土企业或者创业?

关于跨国企业在华现状,最近一篇名为《我上班的500强,在北京CBD待不下去了》刷了屏。其表示,北京国贸CBD,是中国财富版图中最重要的坐标之一,繁荣的奶与蜜之地。过去30年,它与进入中国的外企密不可分。如今,一些外企却悄悄从这里撤离。在外企度过自己青春岁月的人们,也面临或走或留两难的选择。

关于医药行业的事情,该文章有这样几段描述:

张勇是一家大型制药企业的经理,近几年,他们公司年会从南非、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变成了三亚。年会大奖从欧洲双人游,成了最新款iPhoneX。

制药一直被人们视为利润丰厚的行业,他们云集在CBD:阿斯利康和辉瑞在丰联广场,曾被CCTV评为最佳雇主的诺华在国贸,诺和诺德在环球金融中心租了近万平米。但在今年,他们皆传出了裁员的消息。

一名药企员工在知乎上写到:每到年会时,看着一个个同事上台领五年长期服务奖,十年长期服务奖,甚至还有二十年的同事。你会突然觉得身为这里的一员,这辈子都不想掉队。然而事情就发生在今年,一个合同到期的同事竟然没有被续约,我们都很吃惊,头一次知道这个“温馨的大家庭”是会抛弃家庭成员的。

关于跨国药企的人员变动,这两年里开始越发的频繁,很多人跳槽到了本土。虽然有很多人也不太适应,不过,这是一个大势所趋。

一方面本土药企的创新能力不断壮大,如百济神州这类企业开始不断涌现,按照吴晓滨的话,未来5到10年里,中国的创新产品将会集中爆发,这便为跨国药企人才回流提供足够多的机会。

从本土药人才来说,随着整体合规的提升,适合操盘创新药销售的人才十分匮乏,毕竟过去多年本土的产品多以仿制药为主,对于创新产品的打法经验十分不足。

过去的案例可以看到的是,虽然有数十个创新产品获批,但是真正做起来的并不多。其中贝达药业凯美纳和康弘药业的康柏西普被称之为本土创新产品销售的标杆,

如果仔细去看,不难发现,这两个产品的操盘手都来自外企,曾实实在在的操刀过创新产品的上市。

另一个方面,跨国药企以前的超国民化待遇已经消失殆尽,现在竞争的格局,虽然提出的是更加开放,更加公平的竞争,但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本土创新的扶持力度也正在加大。

从这个层面讲,国家更希望本土企业能够快速成长,走向世界。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本土药企对于高级人才的引入,无论是薪酬还是其他待遇,都开始变的颇有吸引力,甚至有些创业、创新公司,为了吸引人才,还会提供股权方面的激励,这相较于外企而言,是完全不同的吸引力。

吴晓滨回应:为什么离开辉瑞?加盟百济神州第一天干了啥?能为其带来什么?吴晓滨回应:为什么离开辉瑞?加盟百济神州第一天干了啥?能为其带来什么?

本文来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医疗头条立场和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liaohui.com/detail_30022.html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配合您删除这篇文章。

  • 0
  • 0

参与讨论

  • 登录后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