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三胞集团大举跨入医跟药之后,董事长袁亚非回答外界最好奇的9个问题

E药经理人 4011阅读 2018-03-19 08:34

  • 通过连续大举并购全面介入医药、医疗的三胞集团,可能是接下来会受到最多关注的跨界巨头。中国首个免疫细胞疗法药物可能出自这家业外企业。“做生意怎么能没风险呢?”董事长袁亚非并不回避外界的关注。关于三胞布局医药、医疗的逻辑和最新进展,他一一作答。

「独家」三胞集团大举跨入医跟药之后,董事长袁亚非回答外界最好奇的9个问题

在“声音·责任”2018第十届医药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座谈会上,第十三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三胞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袁亚非接受E药经理人专访。三胞于中国医药产业的第一印象往往是——一脚跨入的业外巨头。

三胞集团总资产和年销售总额均已超过1000亿元。中国本土企业第一次全资收购美国原研药企业的纪录就出自三胞之手,8.19亿美元的并购对象的核心资产之一便是全球首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被FDA批准上市用以治疗前列腺癌自体免疫细胞疗法药物——Provenge。

关于三胞集团布局医药、医疗的逻辑和进展,袁亚非一一作答。关于Provenge的中国进展,袁亚非透露很快会在今年进行申报,“争取明年年底完成所有审批上市”,定价相比于美国“争取能降一半”。

“从逻辑上看,有未来的东西,有利润的东西,有市场的东西,终归风险会小一些。特别是当你有了生态的时候,相互之间可以弥补的时候,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身经百战的袁亚非清楚“做生意怎么能没风险呢?”

Q:E药经理人

A:第十三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委员、三胞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袁亚非

Q:第一个问题,三胞集团在过去几年动作非常大,进入医疗医药这个行业。这个行业也不乏各种巨头进来,想让您讲一下三胞集团有什么不一样?三胞相当于是一个全介入的形式,从医到药各个环节。那这背后的逻辑您怎么解释?

袁亚非:因为三胞集团进行转型,实际十年来我们就进行了健康的转型,但是这个转型当时我们做的还比较多,实际没太说。

十年前我们是中国最早做居家养老的企业,在上海的安康通,只不过那个量比较小。后来我们投资并购了以色列最大的居家养老、也是全球最领先的居家养老企业Natali。通过这几年的发展,我们现在在中国已经有1000万老年人,我们在以色列是有三分之二的老年人基本上由我们来照护的,做居家养老。

第二个方面大家可能不太了解,三胞还是全球最大的脐带血库公司,我们是中国大概四个省,浙江、山东、广东、北京,然后再加东南亚七个国家,包括印度、马来西亚,还有香港地区,我们在香港是排名第一,还有澳门、泰国,这样我们在全球大概有150万个,比第二名美国的CBR大概是他的一倍多。

第三个,去年我们花了将近9亿美金买了全球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免疫细胞疗法的治疗前列腺癌的药Provenge。

所以,你看三胞的投资和进入医疗的路径,有什么特点呢?第一个特点就是新,我们做的东西没有哪个东西是传统的化药,也没有传统的东西。我们是未来的东西。比如说在出生方面,我们有基因检测,包括产前筛查,包括脐带血,另外我们还在做零岁儿童的基因身份证。在治疗方面,我们在细胞疗法和精准医疗方面进行了很多的投入。Provenge很快会进入中国,香港的厂已经建成了。中国内地的厂我们已经签约了。

Q:Provenge已经在大陆申报了?

袁亚非:马上进入申报阶段了,我们已经跟CFDA进行了预沟通,大家非常支持,因为它是全球唯一的,也是美国免疫细胞疗法的标准。目前为止在美国CART技术的培训基地还在我们公司。美国的CART技术的培训和标准实际是Provenge最早做成的。我们未来还会在CART方面做一些事情。

所以三胞进入医疗一个是比较快,第二个是比较新。三胞有几句话,我们还是以创新为动力,以运营为基础,以并购为手段,以协同为核心。所以实际大家可以看我们在打造从生到老的。

Q:您能描述一下在您的设想里面三胞的医疗版图场景和各个要素的关系么?

袁亚非:整个三胞集团是帮助人们实现健康快乐的美好生活。

我们希望先是全球最大的脐带血,我们也想变成对儿童疾病的治疗,以及从细胞治疗方面,从儿童的基因,我们就想建立一个零岁儿童的基因身份证,我们通过提取脐带血,建立一个零岁儿童的基因身份证卡。实际人类今后生命的变化很重要的一个是基因的变化。那这样我们就找到了人的生病的源头,最原始的有了记录,那我们觉得未来的发展,对人的健康是很有效果的。

另外在治疗方面,未来人类治疗一个是基因治疗,一个是细胞治疗,这肯定是人类治疗未来的方向。所以我们认为在免疫细胞方面,大家不要认为我们投资的是个药,实际Provenge是美国FDA细胞疗法的标准制定者。目前在美国CART技术的真正培训基地和车间的标准,还是到我们美国的Provenge两座工厂去做培训。

Q:中国现在CART临床实验很多家企业都在做。刚才您说到这个产品,三胞集团今年开始申报,最快什么时候能进入到流程里面?

袁亚非:快的话我们希望在明年年底完成所有的审批上市,争取。

Q:我听说之前在美国的定价比较高的。如果到明年年底申报的话,三胞在定价这块怎么样考虑的?

袁亚非:我们的药目前定价跟CART比并没那么高,Provenge大概是9万多美金一个疗程,约50多万人民币。到中国来我们争取能降掉一半,大概在四五万美金,这样老百姓都能用起来了。而且前列腺癌它本身在中国也是比较高发和常见的。

Q:请介绍一下三胞在选相关的标的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标准,您的考虑是什么?2018年会有新并购吗?

袁亚非:三胞所买的东西,第一就是跟国内市场相关的。我们从来不去买我们不擅长或者跟国内市场没有关系的、跟三胞没有关系的。第二个就是具备先进性和未来的领先性的。

最近我们在看CART,不是在看过去的CART,是看下一代的CART技术。我们肯定是看未来的东西。因为这个发展太快了,所以我们有句话,善于布阵的人,我们不抢来抢去,当红炸子鸡不一定是下一个炸子鸡。所以我们应该买下一代的东西,用未来的东西来定义。

这是我们并购的逻辑。第一要有未来的前瞻性,第二要在中国有非常大的市场。技术我们要在全球领先,市场我们要在中国做好。

Q:您是说接下来的并购可能会发生在CART这个领域吗?

袁亚非:可能会。

Q:国内像南京传奇这样的是我们潜在的标的吗?因为它现在CART在国内进展非常快。

袁亚非:这个还得走着看,我们觉得放眼世界能看的东西还是比较多的,我们还要在未来再看看结果。

Q:最后一个问题,关于机会和风险的。三胞现在医疗,各个环节都涉入了,相应的风险您怎么看?

袁亚非:首先我们买的东西本身都是具有未来前瞻性的,另外具有市场的,第三个就是具有比较好的盈利的。所以我们想把这串珍珠给串起来。

做生意怎么能没风险呢?所以我经常定义什么叫企业家,企业家就是不断否定自我,不断超越自我,敢于冒险的就是企业家,企业家的精神就是冒险精神,企业家的能力就是把握风险的能力。在这里面就看你怎么平衡了。但是从逻辑上看,有未来的东西,有利润的东西,有市场的东西,终归风险会小一些。特别是当你有了生态的时候,相互之间可以弥补的时候,可以把风险降到最低。

本文来自其他网站,不代表医疗头条立场和观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yiliaohui.com/detail_28354.html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客服配合您删除这篇文章。

  • 0
  • 0

参与讨论

  • 登录后参与评论...